我有故人抱剑去

名字是鸫。

“我是天真,我听到了”

 

深夜三十分(…

4/30


1.鹤丸&审神者

鹤丸欺近的时候让人眼前都白茫茫了,不自觉飘忽的目光对上灿然的金色。这柄刀实在是近乎完美,论姿色。

他只是靠近并不贴上来,捏着衣襟开口,“这里的每一处都染过红色,就在并不遥远的百年前。”

此时吹来的风仿佛带上了战时扬起的飞沙味道。

“如今我可能没办法飞了呢,主上,翅膀断了。”说着抬高胳膊露出撕裂过半的袖口。

“手入房是出门右转第三间,不认路了吗,老爷子。”

如果出生的时刻正好,也许是可以看见鹤曾经腾空的模样的。附丧神随着实体的举降而起落,对手的血也将刀柄染上,于是头发沾了红色,握刀的手垂下,刃尖划拉着泥土。这之后的鹤丸就像蜕变了一样。

然后他凭空而起,刀身的纹路舒展开,化为羽。

与久置库中的现在不同,能轻易的掠地斜飞上太虚,“可仙鹤身上又怎会只剩下白。”

我想,他可能在缅怀战争。




2.我眼中的鹤


鹤丸国永前跨一步抽刀的时候,袖子惯性地扬到身后,小臂举起露出素色的袖口以及金色刀柄。飞到身后的长袖因重力作用落下来,还没贴到他身侧,这时又起了风,再簌簌地飘扬上去。

从背后看起来更仙气了几分,应着他的名字。要不是依靠手套分辨,鹤丸皮肤的颜色就快融进一片白茫茫里,还透着金,不清楚是他眼睛望进刀身映照出来的,还是刀柄末梢的鹤。

风带着袖子飘飘落落的总不安分,看着背影像是国永长出了翅膀一样,或者说那就是鹤羽。


  7
评论
热度(7)

© 我有故人抱剑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