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故人抱剑去

名字是鸫。

“我是天真,我听到了”

 

【朋我】三番(00~01)

第三次的旅行过后&袁阮说

cp向是朋我白阮,私设有,注意避雷…。OOC有 orz



written by 鸫




00.第三次的旅行过后


倒腾宅子一次,追着他跑也算一次,这是我第三次跟着秦一恒满中国的转悠。虽然看着他的架势有种还想往国外跑的打算,不过被我用“签证办起来太麻烦”这种理由拒绝了。


开玩笑?!出去的可都是爷的钱!


还好苦口婆心的把秦一恒给劝回来了,重点是那丫的答应之前还横了我一眼。


“老秦啊,你不知道有首歌叫河山大好吗。不知道没关系回去好好听听歌词,总想着崇洋媚外可不行,就说香山你看过了吗,就要去看那些名字都叫不顺口的国外的山。”


后来在回程的火车才得知,秦一恒这小子同意得这么顺溜的原因。他跟白开打电话讲我那时候说话像个九十年代的老爷子,还舍不得我丢人。这尼玛怎么忍啊,我立马就翻身起来不能继续装睡了,连爬带滚的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从上铺翻下来压在秦一恒身上。


姑且没听到床板响,想不到卧铺还蛮结实的。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旅游淡季,又是半夜发车,四人的卧铺只剩下我和秦一恒两个人。


这人都被我制住了还对着话筒东扯西扯,而且毫无自觉的当着我面继续和电话里那个更混蛋的人一起损我。


还在想怎么反击他们的时候,秦一恒突然扯了扯我衣服。他把手机拿离耳边,冲着窗户扬了扬下巴,“江烁,你看,那是漠河。”


夜色月光河水波纹粼粼,反正又不是阴河,再好看我也实在是对漠河提不起好感。几年前我们还是水里水外的对望,他那时在深渊里,拼命的护着岸边一无所知的江烁。


现下再看看秦一恒的眼睛,也是真的恍若隔世。




01.袁阮说



关于江烁的很多事情,我都是从白开嘴里听来的。

甚至他们两个人去旅游的种种细节,白开都能事无巨细得跟我描述起来,并且乐此不疲的挖掘……用他的话说是,那两个倒霉孩子的隐私。

我曾一度怀疑秦氏二位度蜜月的时候有没有宠物跟随。


有一次白开故事讲到一半接了通电话就出门挣钱去了,我估计数目还不小,那傻子双目放光出的门。对了,他们仨现在还一样,聚众倒腾宅子。

白开前脚刚从小区大门刷卡出去,江烁的追命电话就来了,现在提起来这段电话我真是…悔不当初为何不录音啊!!简直能乐三年。

先头还只是例行的什么“午饭吃没吃啊”之类问题,我槽你大爷江烁这特么才九点。就算学了白开一半的脏话,我还有个理智的脑子,忍了没开口。

直到准备挂的时候来了重头戏,当时电话还没来得及挂断,声音突然变得远远的。江烁似乎在和人争执什么,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讲故事讲上瘾了,遇见个人就开始抖落自己的那点破事儿!!?”

…老板您就算讲灵异故事也得有人信啊。

可惜这种掺讽刺和打趣为一体的吐槽只能在心里腹诽腹诽,电话那头秦先生的表情一定很好看。

“我只是在必要的时候秀了秀恩爱,顺手打击打击大龄单身男青年啊?”

“秦二,那么劳烦你解释一下白开是怎么听到的。”

江烁现在的表情绝对更好看,我都能听到他磨牙的声音。之后突然咣的一声震得老子耳朵都要聋了,响声只持续了零点几秒就切成了忙音。


不清楚当时是摔电话还是砸电话啊,总之对我的弱小心灵造成了无法避免的精神伤害,妈的失策了当时怎么没讹他们。

行了,还想听也成,找个凶宅蹲一晚上我就搁手机里跟你讲到天亮。






tbc

  9
评论
热度(9)

© 我有故人抱剑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