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故人抱剑去

名字是鸫。

“我是天真,我听到了”

 

于2005年后的某个春日:重拾旧业。

私设:

所有事情解决完毕,不需要十年之约,双向暗恋的瓶邪

小三爷还是那个小三爷




两个人缩在黑暗又狭小的空间,吴邪整个人伏在张起灵身上。鉴于小哥是仰躺在地,他艰难的抬起头借着一个人加一个脑袋的高度观察四周。

 

“这塌得也太彻底了吧。”

 

土木系高材生看了半晌,愣是觉得是不是这个墓都被炸废了,不然怎么会四面墓壁倒了三方。

 

更觉得此刻应该深恶谴责一下尚在地面的王胖子。

 

“胖子他丫的……我就猜那个洞他肯定下不来!不知道等我们上去再放雷管吗!!”

 

右眼皮微跳,给人的预感很不好。

 

二人下来后走的并不远,不过是爆破引起的小型塌方,地面怎么会一片死寂,这不正常。

 

吴小老板冲动欲喊,却被按住。

 

“轰隆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小哥眼疾手快地把吴邪的脑袋按在了胸口上,手指穿过他的头发,还顺了两把。感受着他先是挣扎复又平静,黑暗里只余微弱的支吾声。

 

也许是憋不住气了吧?

 

上方的寂静过后是紧接着的轰鸣,地面再度震动,入目的石块也摇摇欲坠,第二次坍塌要来了。

 

不过地底没人在意这个,温热的身体整贴在一块,此刻的体态着实不雅,理智也在告诉吴邪再贴下去绝对会出事。

 

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的控制力真的不高,而且内心的热血不论是上涌还是下涌……都很丢人。

 

心脏跳得飞快,就差冲出去撞那人的胸口了。吴邪挣扎要爬起来,压低嗓子但力道不减,凶狠狠的朝张起灵小声道。

 

“…快………撒手!我不喊了!”

 

箍着他的胳膊松开了,吴邪赶紧从张起灵身上下来,也不管地上的土。屈膝再翻个身,躬起的角度略高,后背险些擦到支出这个三角空区的石板,最后变成匍匐。

 

远离了让人心率加快的源头,吴邪方回过味来,意识到了什么,一腔的那啥又烧成了怒气。

 

也不知道哪个孙子出来作对,他小三爷下过的斗屈指可数,偏生十有八九会出事,这叫什么运道。

 

墙体还在颤抖,吴邪冷静地就着这个姿势继续打量。

 

手电的聚光力很强,除了直射的地方依旧一片黑不隆冬。他斜了一眼张起灵的方向,只是大略能感觉到他在做什么。

 

小哥应该是正把耳朵贴在地面,镇定得出奇,或者说不为所动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太难搞了。

 

黑暗与呼吸声交织,话到嘴边有点意味不明,吴邪没说出口。

 

据前几日搜索的信息看,这座陵的面积不大却很深,向下少说也有三四层,两人如今就缩在第一层不知道哪个墓室的小角落。没人疼没人爱的,真是小白菜地里黄,离地不过数十英尺,近乎失联。

 

盗洞找得有水准,这里只有几个陶罐,是非常安全的落脚点。可惜现在也被砸碎了,要走还得小心些,摔一跤容易把脸刮花。

 

墙体的倒塌不算个纯然的坏事,幸好因此连通了隔壁。光照过去能看到一个门形的通路,而下来的洞口悬在头顶,出口与入口都大敞。

 

空气对流,风从上至下灌进地底,抚到吴邪身上并无暖意,是前后两难。

 

不过天塌了总有个子高的顶着,既然搞不定,他用膝盖磨蹭地面试图转身,对张起灵虚心请教。

 

“小哥,现在怎么办?”并催眠道,我是趴着的,我没有平躺的人高。

 

“下墓。”

 

地面有变,另寻出路。

 

张起灵的判断永远都值得相信,而且吴邪确信在墓里闷油瓶才是如鱼得水。

 

就好比从侧门偷偷溜进来,后路被封死了,这人便带着大家在院子里观光一圈,最后大摇大摆的从正门离开。

 

可首先我们也得能从石头堆里出去吧,小老板盯着一条窄缝迟疑良久,继续腹诽。

 

…我是不是该减肥了?

 

 


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 ... ...

To be conti... ...zzZ

  1
评论(1)

© 我有故人抱剑去 | Powered by LOFTER